9岁发表作品 徒步129个县城 作家 制片人 老师 自由切换的“新丽江人”潘宏义

2018-05-17 09:26 来源:看见丽江 作者:郭铭达    编辑:徐泓   

A- A+

摘要:他就是潘宏义,从2000年初次接触丽江,便深深地爱上了丽江,从此与丽江结下不解之缘。

他是作家,9岁就发表作品,16岁出版第一部著作;他是背包客,走遍云南129个县,徒步背包走西藏;他是旅游策划人,担任丽江旅游研究所的副所长,合作出版了《丽江旅游文化》、《丽江导游解说》等多部旅游文化书籍;他也是一名大学老师,现在担任丽江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东巴艺术学院副院长;他还是制片人,一部《寻找雪山》获得国内外10项大奖。

他就是潘宏义,从2000年初次接触丽江,便深深地爱上了丽江,从此与丽江结下不解之缘。“看见丽江”有幸接触到潘宏义老师,在和他的对话中,揭开了他丰富人生的冰山一角。

潘老师您好,您是作家、策划人,也是丽江师专东巴艺术学院副院长,电影制作人,那么,您是如何看待作家这份荣誉的呢?

潘宏义:作家,我的第一个身份,也是我最喜欢的身份,未来还是我向往回归的一个身份。

在我小时候,家里四壁图书,爷爷和父亲都是读书人,所以从小就读过很多的书籍,有着大量阅读的经历,几十万册的阅读量,使我一写就停不下笔。

9岁第一次发表作品,16岁第一次出书,大学在丽江师专读书,写了很多关于丽江的作品,很多都是在大学毕业以前完成的,其中就包括写的关于束河的第一本书《雪山清泉古镇》,还有《天界神川》、《玉龙雪山古籍文献考释》、《解秘他留文化》等。这些书从人文的角度,从另一面重新展示丽江历史文化。

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写作者,正因为写作,让我在报社、电视台、网络自媒体以及记者、摄影师方面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。

您的作品中什么题材偏多?

潘宏义:我原来是个背包客,走遍云南的129个县,也曾徒步去西藏,所以前期的作品以人文和历史为主。

2003年,丽江三江并流申遗,我们写了关于三江并流的30多万字的文化散文集《天界神川——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解读》,最早在丽江日报连载,当时是丽江日报首次连载长达30万字的长篇作品。

随着与丽江接触越来越多,使我更深层次地感受到丽江的美,每一条河,每一座山,每一个村落、每一个人……从而接触了丽江的民族文化,接触到了像宣科老师和习阿牛大东巴等丽江优秀人物,在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,作品的内容也逐渐地丰富了起来。

作为80后作家,您认为自己和其他同龄作家有何区别?

潘宏义:我的家庭是书香世家,曾祖父、祖父和父亲几代人都是传统的读书人,家里最多的就是书籍,给我提供了极好的阅读环境。

去年我代表云南参加团中央和中国作协举办的“中国网络作家高级研修班”时,发现很多80、 90后作家生活阅历和阅读都比较少,对比起来,我感觉自己的阅读量足够大,走过的地方也足够多,这给我的写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,也丰盈了我的生命。

作为一名新丽江人,您是如何接触到丽江的东巴文化?在东巴文化的传承与保护中做了哪些工作?

潘宏义:2000年第一次来到丽江,2001年以后就一直都在丽江。从2001年开始学习东巴文化,在过去的十多年,我一直都在民间做田野调查,走遍了纳西族地区的各种古村落,去拜访老东巴,和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而近几年,他们都相继过世了,去年5月28日,最后的“纳西族手工造传承人”和志本老师也过世了,每一位东巴的过世都是无法挽回的损失,这不是某个民族的损失,而是全人类的一个损失,使我更加感受到纳西族东巴文化保护传承的压力。

2015年,我与古城区文化馆做了一个国家艺术基金项目“纳西族史诗《黑白战争》连环画”,那是丽江第一个国家艺术基金项目,在国内外取得良好的效果,把纳西族的史诗《黑白战争》翻译成剧本,然后画成连环画,大家共同呈现了一部东巴经典的绘画呈现,让大家看到了东巴文化现代化的表达方式。

2016年,我们学校又成功申报了“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”,把纳西族百年来发展传承下来的东巴绘画做了一个总结,这个展览从申报到策展都很顺利,也获得了成功。

《黑白战争》和纳西族东巴画艺术百年展这两个项目在国内外的影响都比较大,成为丽江美术方面的一个品牌。这两个项目成功以后,大家了解到了丽江画家,绘画表现也比较出色,通过国内巡展打造崭新的丽江文化名片。

您现在作为东巴艺术学院的副院长,您觉得东巴艺术学院的亮点和重要性在哪里?

潘宏义:东巴艺术学院去年9月才成立,虽是重新组建,但却是整合我们学校优势和特色的一个机会,也是学校服务地方民族文化传承创新的特色展现。由于刚成立,所以学院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需要打造出一个核心品牌。

我们学校有110多年的校史,几十年的艺术教育积累,因此东巴艺术学院成立是我们学校通过东巴文化的整合工作,凝练出丽江能够跟外界高校竞争的一个核心品牌——东巴文化。

通过东巴画艺术百年展巡展,我们跟国内很多大学进行了交流,在贵州巡展时,贵州的几个大学的艺术学院院长都来了,在桂林的时候也是一样,他们都深深感受到了东巴画的魅力,感受到我们通过民族文化传承创新凝练出的办学优势和特色。

您认为对于学生而言,学习东巴文化的侧重点在哪里?

潘宏义:成立东巴艺术学院,一方面我们要树立一个品牌,能够和外界进行竞争的品牌。另一方面,能够把东巴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引入到高校中。

现在美术类我们有东巴画,东巴文字等课程,音乐类我们已经引入了东巴乐舞、白沙细乐等进入课程,加上课间操也是民族打跳。我们的设计类专业,在我们展览的作品里已经有了一些东巴文化的符号。这些东西是独特的,也是无法比拟的。所以一方面我们形成了自己的特色,另一方面我们也促成了东巴文化在高校内的传播。

以前我们在民间做过东巴画的培训班,都是把一些画得好的东巴召集在一起进行培训。但是要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就会遇到基础薄弱、教学资源有限、教学时间和师资无法保障等瓶颈。所以东巴文化的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:进入到高校是一种学术和顶层的构建,只有这样才能够根深叶茂,走向纵深发展。不然随着东巴文化生存发展危机的到来,真的会失传。

另外这种绘画作为一种艺术,在纳西族村寨里几乎没有专业的或者大师级的东巴画师,而且在未来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很难产生一个顶尖的东巴画师。

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只有通过进入高校、进入美术学院,让这些有美术功底的学生参与进来,这些有专业的绘画基础和学术背景,可以使东巴画在高校传承方面得以延续和发展。在当下互联网时代背景下,做数字化保护,做电影、纪录片各种各样的形式,不仅丰富了东巴艺术的发展形式,而且使东巴文化有了更多现代的表达方式,是一个极大的丰富和延伸。

《寻找雪山》已经获得了国内外十项大奖,再加上前段时间的《云上石头城》也斩获数项大奖,为什么丽江题材的影片数量虽少,但都是精品。

潘宏义:首先,每一部电影的策划,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影视的策划,到成片,都经过了团队周密的策划和努力,可以说每一部片子背后都凝结了很多人的努力和机缘。是集体的智慧和汗水,也是集体的梦想和创造。

《寻找雪山》,从导演到制片人大多数都是80、90后,演员以00后为主,尤其是云云和悦悦,我们的双胞胎女一号,我们为什么要找一对双胞胎做女一号呢,因为戏份又比较多,她们都太小,如果演累了双胞胎就可以换着演。他们都是第一次上镜,包括其他的孩子都是第一次。从演员表现,到整个团队,每个人都不容易,这就是一个团队的凝聚力。

其次,丽江题材的影片在展现丽江的山水人文和风土人情,比较接地气,因为这种影片和浮光掠影走马观花是不一样的,整个团队对丽江都有很深的感情,他们对丽江的感情会通过电影呈现出来,所以展示得会更有深度,更有力量。

另外,《寻找雪山》填补了一个空白,这是首部纳西族青少年电影。全球关于青少年的电影本来就很少,以前也有很多适合小孩子看的影片,但是不是专门给小孩子看的,我们这部影片是专门拍给小孩子看的。

这部片子剪辑完,我们参加了金鸡百花奖,获了奖,随后又获得了一系列的大奖,《寻找雪山》整部电影看下来,大家看到是我们的真诚,用儿童的视野来温暖世界的一次尝试和表达,影片给孩子展现一个纯洁的世界,我觉得父母可以放心地带着孩子去看。

《寻找雪山》这部影片想表达的是什么?

潘宏义:这部影片主题是励志,主要想表达的是孩子的身心灵成长,其实这部影片的故事很简单,就像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。

讲的是失去父母的两个孩子去寻找爸爸妈妈的故事。周边的人为了孩子,隐瞒了他们父亲母亲过世的消息,只是告诉他们,爸爸妈妈去雪山采药,被神仙带走了,而孩子又是那么的天真可爱,他们最终揣着梦想和爱走上了寻找父母的路途。这寻找父母的过程也是他们成长的过程,是身心接受磨砺的过程,经历了寻亲的艰难、朋友之间的考验和种种磨难后,最终他们长大了。

谁的成长不是一部身心灵的磨砺史和成长史呢?所以,电影里也许能找到我们每个人小时候的影子。

那您对这部影片有何期待?

潘宏义:很多丽江的电影叫好不叫座,所以,从这部影片获得十项大奖,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的专业层面,影片是成功的,但是因为一个在票房上成功的影片要有强大的商业需求,背后要有强大是商业驱动。

我们的初心是拍一部给孩子们看的电影,让孩子们通过这部影片,得到心灵的净化和成长,所以我们要启动送电影下乡活动,把这部片子与那些农村的留守儿童或者不能看影片的山区孩子分享,实现片子最大的公益价值和社会效益。

这个片子的亮点主要有三个,第一个是儿童的心灵成长,专门写孩子的故事,第二个就是我们丽江本土第一部儿童题材的电影,启用了我们丽江大量的原生态的演员和团队,最大程度地呈现了本土影视爱好者的实力。第三个就是发行和运营的成功。从策划到运营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最终夺得了10项大奖,品牌运营非常成功。

在众多的身份中,您是如何定位自己的?

潘宏义:一个人在不同的情况下扮演的是不同的角色,在学校可能是老师,是领导,在家里又是父母,是家长等等。同样,一个人的成长会接触到不同的行业、不同的人群、不同的职业,不同的阶段,都会有不同的角色扮演,扮演角色越多,说明他对社会的参与面和影响面越广泛,主要是看有没有用心投入把角色扮演好。

我写作的时候就用心写作,做规划的时候就把旅游规划做到极致,做东巴文化保护就深入到民间最底层去。还有拍电影,做纪录片,我还有更多的爱好,琴棋书画诗酒茶等,都喜欢,一个人可能会有很多爱好,但你至少得有自己的最爱,而且爱都爱了,就深爱,痛爱,把这份爱和梦想坚持到底,做到极致。

我最终还是要回归写作,给自己一个交代,将来留下来的一定是文字。其实不矛盾,我可以用文字更好的为旅游增加一抹亮色,为艺术呈现他本来的光芒,其实都没有离开写作,包括我现在在做艺术,是在以文学的方式传播艺术,影视也是一样的,呈现更美的剧本,呈现更美的创作,旅游也是一样,用文字的方式让旅游变得更加走心,更加有深度,有影响力。

随时关注时政,旅游信息,微信扫码关注丽江网公众号


客服电话:0888-5596997 | 客服QQ:3239896935 电子邮件:3239896935@qq.com

主管: 丽江市委宣传部 主办:丽江市广播电视台 承办:丽江网运营中心

丽江网运营中心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LiJiang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