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非遗传承人】万锤方成器 百载尚留声 古城深处的唯一铜匠

第5期

导语

打铜是一代人的智慧、一代人的生活、一代人的回忆,作为一种传统技艺,打铜在丽江已经基本消失于人们生活中。在丽江古城深处的五一街文智巷76号,有一位打铜匠人,叫和善异,他是丽江市古城区打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坚持打铜三十余年。

建议使用-(1)

城市在不断的变化发展,技术在不断进步,能成为经典的事越来越少,某些经典的技艺,也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消失于人们的视线。但总有那么一些人,虽然卑微,却一直在坚守着传统技艺的传承,保留着民族的骄傲。

建议使用-(2)

打铜是一代人的智慧、一代人的生活、一代人的回忆,作为一种传统技艺,打铜在丽江已经基本消失于人们生活中。在丽江古城深处的五一街文智巷76号,有一位打铜匠人,叫和善异,他是丽江市古城区打铜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坚持打铜三十余年。

建议使用-(3)

和善异,丽江市白沙乡人。和善异可以说是家族打铜第五代传人,1962年出生的他,从1984年开始跟着父亲学打铜,到现在已经坚持了30多年。和善异说:“我这辈子除了打铜没做过其他什么工作,我打铜并不是因为它能赚很多钱,我只是想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,不想将这门家族的打铜技艺在自己手上丢掉。”

DSC_3021

正如和善异所说,打铜赚不了多少钱,一个小的茶壶卖价300多元,他要花3天左右时间才能打制出来,再算上原材料,其实根本赚不了多少钱。和善异说:“我打铜的收入还比不上劳务市场上那些人,我这个铺面是政府给的,不用交租金,不然的话,我连租金可能都交不起。”

DSC_2999

低产是传统手工艺最大的弊端,但传统手工艺也有他的不可替代性。和善异说:“我手工打造肯定比不上机械化生产,但是有些东西是机械做不到的,我打制一个铜盆可能需要数万次的敲打,经过数万次敲打之后,铜会更结实,密度会更高,也更耐磨,使用寿命更长,机器做出来的肯定比不上。”

DSC_2998

和善异打制的铜器种类很多,日用品都能打制,包括铜盆、茶壶、茶杯、饭碗、铜锅、勺子、花瓶、香炉等。用的铜有紫铜、黄铜、白铜,其中以紫铜居多。和善异说:“打铜可不仅仅只是打铜,我的铜都是我自己提炼的,我在山上捡铜矿然后回家自己提炼,这个工序很复杂,提炼铜还不能用煤炭,必须要用松木炭。打铜的手法和先后顺序也很有讲究,哪里厚哪里薄我心里有数,每一锤敲下去的力度也很重要。”

DSC_2996

DSC_2983

谈到目前的主要销路,和善异说:“丽江铜器历史悠久。在丽江民间,铜制的器皿还蕴含有“红红火火”之意,所以用铜制的火锅、火盆以及水桶等做陪嫁的习俗,一直保留至今。婚嫁时本地人会有一些找我定制,外地来丽江的游客也是我的主要顾客,除此之外广东那边懂铜的人也会在我这订制,量一般不会很大,所以也只是养家糊口而已,量大了我也做不了,毕竟要靠手一锤一锤敲出来。”

DSC_2982

DSC_2975

谈到打铜技艺传承的时候,和善异很无奈的说:“我是家族打铜第五代传人,我不能让这门手艺毁在我手上,政府为了保护打铜传统技艺,这家店面给我免费使用,我很感谢。打铜很累,也很枯燥,还赚不到钱,愿意学的人基本上没有,我就只能让我小儿子来学打铜,我觉得,当传统民族文化的责任担当于身时,个人的兴趣就不再那么重要了,不管怎样,我都要让他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。”

DSC_2971

DSC_2970

万锤方成器,百载尚留声。如果你去到丽江古城,不妨去五一街文智巷76号看看,去聆听一下打铜声,去看看丽江古城唯一打铜人,去看看这门正在消失的古老的打铜技艺。

结语

相关专题推荐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