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年前的那碗杂菌鲜面

2024-06-17 10:36:32 阅读量33031



玉龙县九河乡小麦成熟时,山间也刚好出第一波菌子了,菜园子里的大蒜、辣椒、土豆也有了累累果实,菜园篱上的花椒也由青绿转为了暗红。一切都是刚刚好,所有食材都在夏天齐聚,一碗令人垂涎欲滴的“大面”让我们全家人都很期待。

为了这一碗鲜面,家里所有人都出动了。姐姐去箐里的水磨上磨面,等麦面磨出来后,哥哥拿着面粉,到生产队里的电动擀面机上加工成面条。

我和弟弟的任务是捡菌子。清晨,我们到松林里寻找新出土的野生菌。我们喜欢找的是白白的鸡枞菌、黄中掺绿的铜绿菌、成片生长的北风菌、棕黑带水的香菌,还有鲜艳的黄罗伞和珊瑚状的扫把菌,它们不仅看上去可爱有趣,吃起来也是滑溜溜的,口感非常好。

等我们回到家,奶奶喜笑颜开。她在院子里的井沿旁,一一仔细辨别。“我两个孙子真能干,找到那么多好吃的菌子。”奶奶举起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菌子自言自语起来,这朵用来毒苍蝇,那朵用火炭烤着吃,干巴菌可以晒干了吃,铜绿菌晒干打成粉可做佐料。奶奶分门别类,筛选后洗净。妹妹去菜园子里挖几个土豆和大蒜,摘了辣椒和花椒,用井水清洗干净,一切准备就绪。

最后上场的是妈妈,她要用腊肉炼一碗化油,用化油把猪皮炸成泡皮,再用石臼把泡皮舂成粉末,这是她特制的佐料,也是鲜面的灵魂。她把火腿肉切成碎末炒炒,加入猪肝鲊和蒜蓉、青椒丝、土豆丝、杂菌,炒出汤汁,再加两大瓢井水,盖上锅盖用大火煮成浓稠的白汁,这样成就了一大盆色香味俱美的“臊子汤”。这汤有各种真菌的质感和色泽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飘荡在厨房里。鲜面煮好后,加上一大勺“臊子汤”,舀上两勺泡皮末,淋上一勺烫烫的化油,最终制成了一碗杂菌臊子面。

第一碗面先端给奶奶。奶奶90多岁了,牙口不全的她最爱吃面,她笑眯乐呵说一句“吃面不顾伴”,就细嚼慢咽起来;哥哥早按捺不住,说“多劳多得”,表明他要吃一大碗;弟弟幽默地说“三碗不过岗”,意思他要吃三碗;姐姐说“各取所需”,她还做了一些葱、姜、芫荽等佐料供大家选用;妈妈说“脚蹬壁上吃”,这是句白族话,意为“放开肚皮吃”;我喜欢看成语词典,就说“面面俱到”;妹妹年纪小,只说“我的面不要放辣子”。

被美好的食物和爱包围,是最朴素,也是最真挚的快乐。这是50年前的一碗面了,也是50年前大家庭的生活一瞥。如今,人们生活富足了,已经食不厌精了。但在麦熟时节,我仍然会怀念蹉跎岁月里的那碗杂菌鲜面。

作者/彭加明

责编/曾润民

APP编辑/吴星

终审/和继贤


© 丽江市融媒体中心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88-5112277 举报邮箱:LjrmTS@163.com